致未来

罗中立

        首先因为热爱,我们选择了艺术。
        从古至今,艺术不断的超越既定规范和现有逻辑,是可能性和想象力生长的载体。它一方面为现实生活找寻精神的皈依,另一方面为未来提供梦想的形态和方向,在文明的长河中熠熠生辉。
        人一生能够做自己喜欢的事,是幸福的。这取决于青春年代的选择和追索,通过学习、经历和思考,不断校正我们的终极方向,然后执着地去追求,才能在超越个人和时间局限性的路途上领悟更多创造的快乐、收获更多存在的意义,最终把梦想变为生命的现实。
        一代人有一代人的艺术,今天的青年有更多的机会去实现梦想,我们有幸处于中华民族复兴的伟大时代。文化和艺术是一个时代发展的重要标识。“罗中立奖学金”旨在奖励对艺术事业有执着追求并富有创造精神的优秀青年学子,为他们搭建展示才华的平台,并向相关艺术机构、美术馆、画廊推荐,提供毕业后继续从事艺术创造的机会和可能性,为中国艺术的发展催生后备新人。
        没有过去就没有未来。从1992年至1998年,台湾山艺术基金会董事长林明哲先生设立了“罗中立奖学金”,7年来诞生出35位获奖者,他们中的许多人已经逐渐成为中国艺术界活跃的新生力量。今天,更年轻一辈的海外华人仇浩然先生接过这一善举,他所怀有的对于艺术的敬畏、文明的敬畏,恰恰使他产生出一种虚怀若谷的宽广胸怀,并以实际行动“来祝愿中国新艺术变得更加伟大!”在这里,我衷心感谢林明哲先生和仇浩然先生。
        我相信,通过实践与摸索,不但可以发现和鼓舞一批中国艺术界未来的杰出人才,而且还会为“奖学金”这种基金会形式提供有益的中国经验。
        我有一句话与青年学子们共勉,那就是:“天气正好,下地干活。”以此期望大家珍惜现在,相信未来。


敬畏艺术

赞助人:仇浩然

祖父:
        第一次见祖父时我六岁。当时父母为我穿上最好的熨得笔直的西服,尽管后来坐在祖父大腿上玩划船时被弄皱了,却记得他很高,很威,很严。后来听其它博物馆馆长及古董收藏家提及祖父时也说道他“很威,很严”。祖父仇焱之先 生早年是上海一古玩鉴藏家,收藏宗旨是精、美、稀。1980年,祖父去世了。脑中留下的模糊印象就是“威、严、精、美、稀”。

诞生:
        2005年5月27日,飞机误时了,原订17:00约会,结果17:30才到达四川美术学院。负责安排的钟飙已两次来电催促。行李也没有放好,便背着书包,带着金丝平光眼镜去拜访罗中立院长。在美国当了多年律师的我,突然变成一个胆怯的学生,对罗院长又敬又畏。平和易人的罗院长对我来说似乎突然变得很威、很严。既忘了向罗院长讨教他对当代艺术的看法,更忘了对罗院长详说我对他的画之热爱和感受。罗中立奖学金就这样诞生了。

略说:
        什么是艺术创造?也许,对于我来说,艺术创造就是小时候见祖父的感觉,也是第一次对罗院长的感受。突然之间,面前所见变大了、变威了、变严了,自己就变渺小了,在震栗的眼光中看到艺术创造的伟大。资助罗中立奖学金的目标是推助拥有创造精神的优秀青年艺术学生,希望他们能够在伟大的艺术理想前,充满敬畏和执着地去书写中国艺术发展史更新的一页。也借此缅怀祖父及他的人文理想,更期望能以此使我可以变得更加渺小,来祝愿中国新艺术变得更加伟大。